把蜜蜂带回家

最先见到这窝蜜蜂的人是祖父,他不声不响,回家爬上吱吜作响的木板楼。楼上朝阳的窗台边摆着三四只蜂桶,蜂桶木箍圆形,上窄下略宽两头空,中间布着泛蜡光的蜂巢,那是蜜蜂的家。祖父取了一只空蜂桶,在蜂巢上涂抹亮晶晶的蜂蜜,这是蜜蜂喜欢的味道。显然,祖父是想把野外的那窝蜜蜂带回家,给它们安个窝。那只蜂桶,就是用来招蜂引蝶的。

那窝蜜蜂栖在陡坡中间,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四周的花草长势茂盛,抽出穗子在和煦的风中飘摇,花草香,空气亮滑如蜜。但陡坡的地势与花草的包围,加之蜜蜂停栖的小树一动摇三摇的态势,给祖父招蜂带来了难度。祖父理解蜜蜂,说这窝蜜蜂很勤劳,飞来飞去采集花粉、花蜜并且酿造蜂蜜。可胡蜂拦劫空中飞行的蜜蜂,还在巢门四周静候,向弱势的蜜蜂发起攻击,蜜蜂生存不下去了,迫不得已弃巢迁飞。蜜蜂在迁徙过程中肯定不会考虑人类对它们的招安,因此着陆时通常会杂乱无章。

祖父搬来木梯,木梯顶端靠在小树上。他爬梯子时,梯子咣咣颤悠,小树上的蜜蜂立马就体察到了,变得警觉,骚动起舞——它们以为胡蜂又来了。有几只蜜蜂脱离了队伍,嗡嗡地在低空中翱翔,观察瞭哨。祖父怕吓着蜜蜂,轻手轻脚,攀到上面也不着急招蜂,而是行注目礼,仿佛跟它们打招呼:是我,别怕。只见蜜蜂身上趴着蜜蜂,层层叠叠,如行云流水般和谐,这种相附交融的素质,怕是别的昆虫所不具备的。祖父把蜂桶口朝向蜜蜂,用一把棕刷导引蜜蜂进入蜂桶。祖父很有耐心,没用刷子扫,毕竟蜜蜂警觉又自尊,强行剥夺意志,会引起它们的反感,只能导引,请它们朝蜂桶的方向步步为营。这个过程很缓慢,也并不是所有蜜蜂在嗅到蜂桶里的蜂蜜气息之后就放浪形骸,毫无尊严地一哄而入。有些蜜蜂犹豫踯躅,一直考虑进入蜂桶后的得失,像思想家一般严肃沉默。基于对蜜蜂的了解,祖父面对会蜇人的蜜蜂时并无任何防护措施,脸是裸的、手臂也裸着。他的做法往往能赢得蜜蜂的感动。众所周知,蜜蜂蜇人后,刺针留在人的身体内,它会因失去刺针、身内受到损害死去。它愿意因蜇人而失去生命,还是愿意带着自己的嗉囊去采集花粉,答案显而易见。蜜蜂蜇人是不得已的自卫,祖父那么疼爱蜜蜂,又怎么会和它们对着干呢?

招蜂入定,又遇到蚂蚁和蝴蝶的骚扰。蚂蚁嗅到空气中的甜腻气息,一路追来,开心饕餮,“不要脸”地和蜜蜂争逐起地盘来。而蝴蝶忘情地在蜂桶四周翩翩起舞,好像也想入驻蜂桶。尽管祖父对蚂蚁和蝴蝶并无不良印象,但他请的是蜜蜂,只能对它们道声“对不起”,采取拂和抹的措施。

好像慰藉蜜蜂似的,祖父一边导引,一边和蜜蜂侃侃而谈,态度亲切,说话的密度和频率胜于我这个孙子。哼,让他跟蜜蜂过吧!我站在陡坡下,听不清祖父到底说的是什么,小声讷讷地有点暧昧,我猜他是在说:“伙计,回家吧,回家吧。”

祖父做这一切,就是想把蜜蜂带回家,给它们一个安身立命的窝,免遭路人见后恐慌而将其称之为“野蜂”。

树上的蜜蜂全部入巢后,祖父托着蜂桶的手明显感觉到了分量,他无声地笑了一下。楼上的窗台边,又多了一桶蜜蜂。

据载,蜜蜂酿出五百克蜂蜜,要来回飞行三万七千次以采集花粉;夏季时,工蜂的寿命仅有三十八天。昆虫界该不该评蜜蜂为劳模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