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给孩子吃什么好? 儿童性早熟疑犯调查(多图

编者:自20世纪70年代末,我国性早熟患儿逐渐增多,至90年代中期达到高峰,有的门诊甚至经常爆满。“到底给孩子吃什么好?”所有患儿的家长都在追问,而这恰恰是大夫们最难回答的问题。它超出了临床医学的范围,牵涉到其他专业领域,乃至食物链监管体制和一些社会问题。

上海瑞金医院儿内分泌科专家倪继红教授回忆20世纪80年代初她的一次接诊,她从追问病史中了解到,在这所学校旁边有一家药厂,把一批报废的避孕药随便丢弃在无人看管的地方,碰巧孩子们路过,一个年龄大点的孩子说,这药吃了会长生不老,于是小孩们就争相吃了。大概过了一个多月,这些孩子就出现了性征。

她说:“70年代末,80年代,用避孕药的比较多,而且避孕药做得红红绿绿,包着糖衣,小孩当糖误食的机会很多,问病史和体检就能比较明确地诊断出来,因为这种情况引起的孩子除乳房增大外,乳晕的色素特别深。”

江苏省人民医院儿内科主任医师潘蕙茹说:“现在虽然用避孕药的人不多了,但还有存货。如果是长效避孕药,一颗就够孩子受的了。”她最近就接诊了一个3岁多的女孩,孩子有了月经,父母才发现他们前几年没用完的避孕药少了几颗。

“一个4岁的女孩,暑假在姑妈家玩,姑妈用的丰乳霜放在洗脸间,孩子觉得姑妈的‘油盒’好漂亮,就每天去挖一点擦脸,2周左右,她乳腺发育了,分泌物增多,色素加深。”

“一位母亲,买了高档进口化妆品,每次自己擦完后,手上剩一点,趁势往5岁女儿脸上一抹。孩子来的时候乳房大了,我叫她不要再这样做了,一段时间后,孩子恢复了正常。”

倪大夫说,根据国外报道看,某些化妆品、洗发用品确实与儿童性早熟有关系。皮肤可以吸收激素,因此从理论上说化妆品中加些激素是可以保持青春的。但是到底哪类化妆品、洗发用品有这样的成分,不适合给孩子用?这需要深入的研究。

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的郑意楠大夫对500多名患儿既往生活史做打勾统计,发现这些孩子都特别爱吃荤食、黄鳝,有的孩子几乎不吃素菜。

同样的观察结果,多年坐性早熟门诊的徐宝珍大夫也有:“没错,这样的孩子几乎都特别爱吃肉。后来我们做过一些调查,有的饲养户承认在混合饲料中加了激素。这样喂养的鸡、黄鳝吃了不会有什么反应,也许是表现在其他方面,也许是反应缓慢,暂时看不出来,但未发育的孩子体内激素水平很低,而且孩子体重低,相对摄入量大,比较敏感。”

倪继红大夫则有这样的经验:“有的孩子,我们嘱咐他少吃一点荤食,增加一点素食,注意均衡营养,他性征发育的情况就会缓解一点。有的一段时间黄鳝、鸽子、鸡吃得猛了点,就会有早发育的症状,主要为女孩乳房的增大,控制一下,发育的症状就会缓解。根据多年的临床观察,性早熟确实跟肉类饮食有关系,但是这里包括两种情况,一是高蛋白本身的作用,另外也不能排除食物有激素残留物质的污染。”

潘蕙茹大夫说,有一段时间“吃黄鳝可以抗癌”的说法很流行,所以很多家长大量给孩子吃,在追问生活史中比较明显地反应出来。

一位大夫还曾经有这样的经历:“当我嘱咐一个患儿的家长人工饲养的鸡、黄鳝可能有激素污染、要让孩子少吃的时候,她忽然告诉我,自己就是制药厂的,厂里生产的激素类药物的确有一些卖给了加工饲料的。为了证实这个情况,在一次和这个厂家的工作人员一起吃饭的时候,我特地问他们是否有这样的事,回答是肯定的。”

记者走访了某个省级饲料研究所,据一位副研究员兼饲料添加剂厂厂长介绍,目前饲料生产企业数量多且鱼龙混杂,确有在饲料产品中添加医用激素的情况。有些饲料添加剂在养殖中是必需的,但必须规范使用。

比如喹乙醇是一种低毒、高效、用量少的抗菌促生长剂,目前,在国内它广泛地应用于畜禽饲养。但喹乙醇的蓄积毒性不但能使动物发生中毒或死亡,且可能残留在肉食品中,对也有较大危害。因此,必须严格按其使用范围、剂量浓度并实行休药期35天。但是如果饲养者缺乏对喹乙醇的认识,比如剂量不准确,添加过量,连续饲喂,又不严格遵守上市前的休药期,都会出现残留。

有一段时间,给孩子补锌很流行,缺锌的孩子吃饭不好,“高锌蛋”就成了家长青睐的食品,因此有的饲料厂家就在蛋鸡饲料里加锌加到1万ppm,而国家规定标准是50ppm以下。锌在动物体内有明显的促发育作用,但“高锌蛋”的过量锌对有什么危害则不能肯定。

他说,一方面只要能迎合市场、赚到钱,什么点子都有人敢试,另一方面诸多饲料产品缺少试喂和有效监测过程,因此某些添加饲料到底在动物体内有没有残留,残留多少,对有没有伤害,伤害有多大,对环境的污染有多大,严格说来都是一本糊涂账。

“到底给孩子吃什么好?”所有患儿的家长都在追问大夫,而这恰恰是大夫们最难回答的问题。它超出了临床医学的范围,牵涉到其他专业领域,乃至食物链监管体制和一些社会问题。

有一“品牌”儿童口服液和一种大名鼎鼎的饮料在性早熟患儿的既往生活史中反应是最突出的,但它们名气大、广告响、力大,家长、医生都鞭长莫及。里面到底加了些什么?谁都说不清楚,但医生们有这样的体验:

“大约在五六年前,有一种非常流行的儿童口服液,用一支一支的小玻璃瓶装的那种。孩子吃饭不好,家长就给他们服用它。那段时间,来就诊性早熟的孩子确实很多,而且都有服用这种口服液的既往史。”

“有不少的患儿,从小就吃这种儿童口服液,有的一天吃好几瓶。我叫家长赶紧给孩子停了,停了之后症状就消退了。后来这种口服液在市场上少见了,患儿中这种既往史反应也少了,现在它没有卖了,反应也没有了。还有某饮料,我对它绝对怀疑,有个女孩子,暑假一个人在家,没人控制,在几天内把一箱饮料喝光了,乳房增大了,来看病,我叫她千万不能再喝,一段时间后她就恢复了。类似的情况不是一个两个。”

倪大夫分析道,该饮料不一定有性激素,但其所起的某些兴奋作用是否会与内分泌的调节有关?如下丘脑促黄体激素释放激素(LHRH)的分泌可能受脑内神经递质的影响,去甲肾上腺素可促进LHRH的分泌,多巴胺则抑制其分泌,而多巴胺又能促进生长激素的分泌。这在医学上称为神经内分泌调节。

滋补、保健品的品种数量可谓琳琅满目,相比之下对它们进行深入研究简直是凤毛麟角!但倪继红教授对人参蜂王浆做过这样的实验研究。

她说:“20世纪80年代中期,儿童性早熟不断增多,当时整个社会吃补品比较盛行,蜂王浆啊,花粉啊等等,而且人们没有意识到这些补品对小孩应该慎用,都觉得反正补了总归好。我们的门诊上就遇到过一个性早熟的小男孩,我们给他做了各种检查都找不出原因,后来进一步追问病史,才知道他连续服用了三年的人参蜂王浆,我们最后认为问题可能就出在这里。

“后来,我的导师就提出是不是能调查一下补药、补品与性早熟有什么关系,因为仅从病人那很难得到客观、准确的情况。我们把同等日龄的小白鼠买回来做实验,这种小白鼠的生命周期短,以日龄计,可以尽快反映结果。我们给小白鼠喂人参蜂王浆,给喂的剂量分成几组,给喂的时间也分长期、中期和短期,互相做对照。所有的实验结果都显示:给喂了人参蜂王浆的小白鼠确实发生了性早熟,而且给喂剂量相对大的一组要比小剂量的早熟,给喂时间长的要比短的早熟。雌性的比雄性的反应更明显。”

“这样报道很不准确。我们认为这些补品中含有跟雌激素类似的物质,确切地说,是一种跟雌激素有共同免疫反映的物质,而不是雌激素。中国药典里写着,人参可以使精神兴奋,有肾上腺皮质激素的作用,长期服用人参有促性腺激素分泌的作用,那么它就可以促进早熟。蜂王浆也有繁育的功能。这两样加在一起作用是明显的。有了这样的根据,就可以确切地说孩子不适合吃这类滋补品。”

近年来,专门给孩子买滋补品的情况少多了,但是各种各样的滋补品不留神被孩子吃了并且出现性征提前到来的情况仍然时有发生。

不久前,一个老人带着她的一个外孙和一个孙子到医院看病,两个四五岁的小家伙在一个不长的时间内同时乳腺增大了,经查问得知,两个小家伙把别人送老人的一整盒“某钙”,你一支我一支地当糖水吃掉了。大夫经过检查判断他们的性早熟确实属于外源性的,来源停了就会恢复。果然,一段时间后,两个孩子的性征退掉了。

还有一个6岁男孩,大便干燥,妈妈觉得儿子火大,需要排毒,就把自己吃的一种有“排毒”功能的保健品连续给孩子吃,不久,孩子的外生殖器就开始增大,颜色变深。

被采访的大夫们提出这样的质疑:那些所谓能调节性功能、保持青春活力的保健、滋补品,特别是那些专门给年龄大的人吃的,里面到底有什么?所有的原料、成分是不是被如实标明了?这些产品对的功效是否缺少临床医学的验证?其他可能的源头

从理论上说,视觉刺激也是可能的。看了表现内容的电视会产生反应,这说明性激素分泌增多了。性腺释放激素分泌增多就可以促进性腺分泌增多。对儿童来说也是如此。视觉刺激属于精神心理内分泌,即精神因素引起内分泌的变化,孩子心理的成熟也与之有关,国内早些年有人做过对比研究,发表过文章。未发育者体内的激素水平也不是零,不断刺激会引起精神心理的反应和变化。

有些孩子胆小,喜欢开着床头灯睡觉。专家认为,灯光直接照射可以刺激下丘脑垂体。因为动物实验显示,把老鼠分成两组,照射的一组比不照射的明显早发育。

但也有人认为,光照不会对每种激素都有正相关作用,按道理睡眠时生长激素是分泌的高峰,开灯影响孩子的睡眠质量。

有专家指出,装潢材料中有类激素样物质,并且在追问病史时发现,半年内突然性早熟的孩子,有一些是在住进新居不久后发生。但也有很多专家没有这样的临床体验。

严格地说,以上所举的例子都不足以证实什么,相形之下倪继红大夫在80年代末对人参蜂王浆的研究实可谓“阳春白雪”。像这样对儿童健康、厂家生产、临床治疗,甚至对整体国民健康都有重大意义的研究,目前在我国并未受到应有的重视。

在上海瑞金医院星期六的儿内分泌科专家门诊,记者看到,接近中午12点半最后一个小病人还没有离开,而倪大夫却告诉记者:“今天的病人不算多。”其他几位被采访的大夫也是这样在满负荷甚至超负荷运转,确切地说,他们是在忙着“亡羊补牢”。假如不开展深入的研究,不能给更多尚未患病的儿童以确切、具体的指导,就不能达到有效的预防效果。

黄鳝、鸽子、鸡、人参蜂王浆、避孕药、化妆品、滋补品、某某钙、某某口服液等,这些都是造成儿童性早熟的嫌疑犯。然而有关这方面的研究却极其薄弱,真正经过严格的实验验证的只有人参蜂王浆一项。大夫们提出这样的质疑:那些所谓能调节性功能、保持青春活力的保健、滋补品,特别是那些专门给年龄大的人吃的,里面到底有什么?所有的原料、成分是不是被如实标明了?这些产品对的功效是否缺少临床医学的验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