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养蜂人“制蜜”很辛苦 风雨钻进帆布棚

对于养蜂人而言,蜜蜂是他们养家糊口的根本,想要从勤劳的蜜蜂身上获得财富,就得跟蜜蜂一样勤劳。4月26日、27日,记者在青州市弥河镇养蜂人住处体验养蜂生活接近尾声。除了蜂蜜,蜂王浆也是养蜂人的主要收入之一。记者粗略计算了一下,平均产出1斤蜂王浆,养蜂人就需要挖600-900个王台,养蜂人高维财一家每天都要挖近一万个王台,移虫约一万次。一年中有6个多月的时间,他们每天都会重复这样的工作。

俗话说,蜜好吃,蜂难养,挖浆更是工夫活。这里所说的挖浆就是指挖蜂王浆。4月26日早上,下着蒙蒙细雨,不远处的山中雾气弥漫,记者赶到高维财蜂场的时候,他的妻子正在简易的棚子里挖蜂王浆。她坐在小马扎上,手里拿着取浆笔,旁边的塑料水桶里放着一堆木条,木条上整齐地列着两排塑料小碗。

“这是王浆条,上面的塑料小碗是王台,就是蜂王的窝,工蜂会往里吐王浆。今天下雨,蜜蜂不怎么活动,得赶紧把王浆挖出来。”高维财的妻子一边挖浆一边向记者介绍。只见黄白色的蜂王浆被她一点一点从王台中挖出来,装进了手下专门盛放王浆的器具里。

蜂王是吃蜂王浆长大的,按理说,每个蜂箱中只有一个孵化蜂王的王台,生产的蜂王浆极其有限。但养蜂人做了很多王台放在蜂箱里,再往王台中移进去一个幼虫,这样就会误导工蜂以为在这些王台中住着的是它们未来的蜂王,就辛勤地往里面吐蜂王浆。

本以为摇蜜就够累人了,没想到挖浆更费工夫。高维财家有120个蜂箱,每个蜂箱里面放着3-5根王浆条,一般情况下三天就能吐满,所以他分成三批,每天挖40个蜂箱里的蜂王浆。“一旦幼虫死了,工蜂就不会向里面吐蜂王浆了,取出来的时候可能有些蜂蜡,这就得用工具将蜂蜡清理干净,再在里面涂一些新鲜的蜂王浆,诱导蜜蜂下次往里吐蜂王浆。”高维财的妻子告诉记者。

记者坐到板凳上,将盛放蜂王浆的瓶子放在腿上,左手拿起一根王浆条,右手持取浆笔,等实际操作起来却没有想象中那样简单。“你的手拿得太远了,这样王浆条拿不稳,挖浆不干净。”在高维财妻子的指导下,记者一步步改进自己的挖浆动作。

经过几分钟的探索,记者发现,用取浆笔在王台内旋转一下再一挑,整个王台内的蜂王浆就差不多取干净了。“挖得太干净也不行。”记者好不容易探索出如何将王台中的蜂王浆挖干净时,高维财的妻子却告诉记者,挖浆时要在王台中留下少量的王浆,以保证移虫后蜜蜂能够继续往王台中吐浆。

折腾了将近半个小时,记者才能相对熟练地挖浆,不过,还是难与高维财妻子的速度相比。“干的年岁多了,手熟了就快了。”高维财的妻子不到1分钟就能挖完一根王浆条。

记者细细地数了数,一根王浆条上人工固定了66个王台,每根王浆条大约会空缺四五个王台。高维财的妻子告诉记者,挖一斤蜂王浆需要挖10-15根王浆条,按照每根实际有60个王台来计算的线根王浆条需要挖浆,细算下来,每天要挖近一万个王台。

为了更全面地了解蜂蜜是怎么酿成的,在跟高维财协商以后,他同意让记者放置三张新巢础在蜂箱内,通过每天比较,更直观地了解蜂蜜酿成的全过程。

为了方便观察和记录,记者首先对三张新制作巢础进行标号。随后,记者小心翼翼地打开其中一个蜂箱,在高维财的帮助、指导下,记者还算顺利地将三个新制作好的巢础放进了蜂箱。

上午8时左右,记者打开放置编号巢础的蜂箱,新放置的巢础上都是蜜蜂,仔细查看后发现蜜蜂已经建成了蜂巢的雏形。高维财告诉记者,一般情况下,从新巢础放进蜂箱到蜂蜜成熟,得一周左右,遇到花期好的时候,5天也可以。

冒着雨,高维财和记者打开蜂箱,标号的蜜脾上密密麻麻全是蜜蜂,一个个蜂巢清晰可见,里面已有浅色液体,那就是蜂蜜。由于天气不好,蜂巢并没有上满、封口,所以还不能摇蜜。

蜂农每次挖浆过后,还要将蜜蜂幼虫移到王台中,以保证以后的蜂王浆生产。虽然这同样是一件繁琐费事的活,但为了多打些蜂王浆,很多蜂农愿意花这些时间。

临近中午,高维财看着妻子快挖完蜂王浆,就从外面的小蜂箱里拿来一个蜜脾,戴上专用头灯,坐在妻子旁边移虫。他小心翼翼地用一个笔状物将蜂巢中的幼虫挑出来,放进王台里。高维财告诉记者,移虫是采集蜂王浆的前提,也跟挖浆一样是每天都要重复的工作,他每天要移虫约一万次,得移四五个小时。

“移虫也是个精细活,首先得看得见线头般大小的幼虫,其次在移虫的时候要轻,不能把幼虫弄死了,不少王台里缺少蜂王浆,就是因为在移虫的时候出了小问题。”高维财说,随着上了年纪,自己有时候也很难发现幼虫。

挖浆、移虫是养蜂过程中相对繁琐的工作,几乎都是依赖人工完成,虽然已经有专门的挖浆移虫机器产生,但是受各种条件的限制很难普及使用。“现在已经有养蜂专用车生产,不仅实现了车上养蜂,而且挖浆和移虫实现了半人工半机械化。但是因为挖浆之前需要清蜡,移虫之前需要给空王台抹蜂王浆,机器很难完成详细的步骤。”青州养蜂协会会长尹居录告诉记者。

4月27日,记者赶到高维财的蜂场时,他正给蜂箱盖塑料布。“雨小的话不用遮,今天雨大,我家的蜂箱也旧了,还是盖上好。”高维财一边忙着一边招呼记者去他们的临时居所取暖。临时简易房中,高维财的妻子、女儿正在埋头挖蜂王浆。风雨飘摇下,遮盖临时简易房的帆布不时被风吹起,冷风直往屋里钻。

“明天我们就走了,再来就见不着我们了。”高维财的妻子告诉记者,由于下大雨,自己蜂场附近的槐花差不多已经谢了,为了追逐更好的槐花,他们决定迁移到仰天山附近。

现在的高维财不仅仅是“风雨追花人”,还是“风雨搬家人”.急着动身的高维财担心这期槐花蜜是不是又会减产,去年由于天气原因,槐花蜜几乎绝产,本以为今年情况会不错,结果又遇到了阴雨天。“前几天看天气一直不错,还以为这一季能产4000斤蜜。如果天气再这个样子,就说不好了。”高维财无奈地说。

27日,已经是记者来到青州市探访酿蜜过程的第四天,也是记者体验养蜂人生活的最后一天,养蜂人的步调和节奏渐渐在心中明朗,他们的辛苦更一一收入眼底。

每天早上5时许,远处的鸡鸣声就会把人从睡梦中叫醒,养蜂人也开始了一天的忙碌。条件所限,这几天,记者一直借宿在尹居录家中。他的家在依山傍水的山脚下,适合蜜蜂采蜜,也省了当下露宿野外放蜂的麻烦。尹居录的家很大,但是前院后院大部分空间都被整齐划一的蜂箱占满了。天气好的时候,忙忙碌碌的小蜜蜂会在院中飞舞,记者从院中经过,总是忍不住抱头缩脑,生怕被蜇。

在这几天的采访中,记者发现养蜂人都养狗,辣酱随身带。在追逐花期的旅途中,狗成了他们最忠实的朋友,而辣酱就是他们避寒祛湿的法宝。这群常年漂泊在外的人,总是用最经济最简单的方式来照顾自己。

从25日晚上开始下起零星小雨,一直到27日一大早,天空中依旧细雨纷飞。雨天是蜜蜂的休息日。“也该歇歇了,该歇歇了。”院子中的尹居录一边锄草一边自言自语。在记者看来,这更像是一位有着30多年养蜂经验的老养蜂人在跟他的蜜蜂朋友亲密交谈。记者已经分不清,是蜜蜂该歇歇了,还是忙碌的养蜂人该歇歇了。(文/图 本报记者 李廷辉 魏慧敏)

1、山东广播电视台下属21个广播电视频道的作品均已授权齐鲁网(以下简称本网)在互联网上发布和使用。未经本网所属公司许可,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山东省广播电视台下属频道作品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