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室婚礼的科学八卦

4月29日,当威廉王子与凯特·米德尔顿在白金汉宫的阳台上拥吻时,这场王室婚礼成为一段新的童线多位贵族名流齐聚威斯敏斯特大教堂,见证了这对新人的结合。教堂外,是数十万围观的市民和从世界各地赶来的观礼者,以及全球20亿电视观众。

同时送上祝福的,还有各路学者:经济学家分析了5只将从王室大婚中获益的股票;历史学家回顾了多年前伊丽莎白二世婚礼前,英国面临的经济衰退,指出婚礼是“逃避财政紧缩的一个机会,即便只有一天”;占星师占卜出新婚夫妇的星座匹配指数高达75%,未来很可能享有幸福婚姻……

令人意外的是,科学家也成了这场世纪婚礼的“评论员”。4月15日,生命医学领域的学术期刊《细胞》,刊登了一组题为《王室婚礼》的报道。这组“前沿报道”不仅把威廉比作“众里寻他千百度”的抑癌基因,还把凯特比作蜂后,甚至以草原田鼠为例,分析了为什么有些婚姻能够坚如磐石。

幸运的是,王子最终确定了凯特。在那场盛大的婚礼上,眼尖的外国媒体注意到王子的数位前女友都出席了,不由得评论道,这对新人的感情一定非常稳固,不然,光是看到这群前女友,就足够新娘抓狂的。

“运动员”是p53的C-端,它负责带着整个基因在最短的时间内掠过尽可能多的DNA链;“哲学家”其实就是这基因的核心DNA结合域,它负责判断所经之处是否有适合自己的启动子。对p53来说,不到“哲学家”确定自己找到了可以共度一生的那个“意中人”,“运动员”就会带着它一直跑,永不止息地掠过一条又一条的DNA链,大有“在茫茫人海中,寻找自己灵魂之唯一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的坚持。

两者在成年之后位阶分明,但在生命的最初,它们是一模一样的幼虫。当蜜蜂们需要新王后时,它们就挑几个幼虫放上王台,使劲儿喂“蜂王浆”,喝着喝着,幼虫们就长成了蜂后——但只有一个蜂后能最终留下来。要么,是最先破茧而出的那个抢先登位,要么,就要经历一场激烈的夺位大战。

尽管凯特家境优渥,但在社会等级分明的英国,一个像她这样的女孩,与王室生活的距离依然是遥远的。尤其她出身工薪阶层的母亲,一度被小报造谣说在见到女王的时候很失礼地使用了“厕所”(toilet)“请赦免”(pardon)等“低层”的词,而不久之后又被澄清说虽然女儿与王子恋爱已经这么多年,她本人却从未蒙女王召见。

王子找到了他的伴侣,灰姑娘也经受住了考验,终于到了两人携手步入婚姻殿堂的时刻。屏幕前不知有多少观众为这梦幻般的一幕倾倒:“我,威廉·阿瑟·菲利普·路易斯,将娶你,凯瑟琳·伊丽莎白,为我的合法妻子。从今以后,不论好坏,不论贫富,不论健康或是疾病,爱你并珍惜你,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在上帝面前,我向你发誓。”

有意思的是,尽管鸟儿们并不能发誓,它们也有九成左右奉行一夫一妻的制度。只不过,根据生物学家的研究,这背后并不是什么浪漫故事,只是为了传播更多自己的基因已。

原来,一窝小鸟的成长并不容易,如果父亲把幼鸟孵出来之后就撒手不管,那很大可能这些后代就没有机会活下去,它的交配就白白浪费了。幼鸟要成长,需要父母齐心协力地喂养,训练它学会飞翔,正是因为这样,多数的鸟类需要选择一夫一妻制,以确保它们的基因更好地流传下去——人类夫妻可以相守一生,原因之一也是如此。一个孩子从呱呱落地到具备独立生活的能力,大致需要18年;加上人类比动物更注重对后代“投资”,所以,要很好地传播自己的基因,人类要比鸟儿辛苦得多。

这样的场景,倒是像极了威廉王子在16世纪的祖先们。在亨利八世时代,尽管奉行一夫一妻制度,国王在王后之外却有许多,其中不少还是大臣的妻子,甚至还有公开承认的、冠着大臣之姓的私生子;亨利八世本人为了得到一个合法的儿子而不断离婚,他一次次在教堂上对着上帝许下誓言,但他的6个王后中有两个被他以通奸罪处死。

虽然英国王室有过荒淫无道的时代,但作为英国传统价值观的坚持者,王室还是出现了许多至死不渝的夫妻。最有名的莫过于维多利亚女王,在她的丈夫阿尔伯特亲王去世之后的几十年里,这位当时全世界最有权势的君主一直坚持着素服,过着简朴的日子,整天沉浸在对丈夫的思念中,以至于把很多权力下放给了首相,间接促进了君主立宪制的发展。

但科学家不解的是,草原田鼠的“表哥”山区田鼠却丝毫不同,花心可比韦小宝。研究者们发现,出现这种不同的原因,在于草原田鼠在交配之后,会分泌一种加压素。

2008年的一个关于人类遗传学的研究显示,在人类加压素受体AVPR1A的编码区上游,有一段重复序列多态性与夫妻关系有密切联系。比如说,一些拥有RS3334等位基因的男性,会更难维持一段稳定的感情。他们更喜欢未婚同居,而不是结婚“在一起”。这一发现表明,人类维持一夫一妻制的深层生化机制可能与美洲田鼠类似。

威廉是否拥有“忠诚基因”,目前尚不清楚。不少来自中国的网友建议,作为“王子和公主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男主角,他“至少应该先治治谢顶”!他们给这位头发日益稀疏的王子的治疗建议包括吃维生素片、涂抹“毛发再生精”和针灸等。当然,还有极具中国特色的食疗——一碗包括何首乌、当归、黑木耳和绍兴黄酒的何首乌炖鲤鱼汤。

4月29日,当威廉王子与凯特·米德尔顿在白金汉宫的阳台上拥吻时,这场王室婚礼成为一段新的童线多位贵族名流齐聚威斯敏斯特大教堂,见证了这对新人的结合。教堂外,是数十万围观的市民和从世界各地赶来的观礼者,以及全球20亿电视观众。

同时送上祝福的,还有各路学者:经济学家分析了5只将从王室大婚中获益的股票;历史学家回顾了多年前伊丽莎白二世婚礼前,英国面临的经济衰退,指出婚礼是“逃避财政紧缩的一个机会,即便只有一天”;占星师占卜出新婚夫妇的星座匹配指数高达75%,未来很可能享有幸福婚姻……

令人意外的是,科学家也成了这场世纪婚礼的“评论员”。4月15日,生命医学领域的学术期刊《细胞》,刊登了一组题为《王室婚礼》的报道。这组“前沿报道”不仅把威廉比作“众里寻他千百度”的抑癌基因,还把凯特比作蜂后,甚至以草原田鼠为例,分析了为什么有些婚姻能够坚如磐石。

幸运的是,王子最终确定了凯特。在那场盛大的婚礼上,眼尖的外国媒体注意到王子的数位前女友都出席了,不由得评论道,这对新人的感情一定非常稳固,不然,光是看到这群前女友,就足够新娘抓狂的。

“运动员”是p53的C-端,它负责带着整个基因在最短的时间内掠过尽可能多的DNA链;“哲学家”其实就是这基因的核心DNA结合域,它负责判断所经之处是否有适合自己的启动子。对p53来说,不到“哲学家”确定自己找到了可以共度一生的那个“意中人”,“运动员”就会带着它一直跑,永不止息地掠过一条又一条的DNA链,大有“在茫茫人海中,寻找自己灵魂之唯一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的坚持。

两者在成年之后位阶分明,但在生命的最初,它们是一模一样的幼虫。当蜜蜂们需要新王后时,它们就挑几个幼虫放上王台,使劲儿喂“蜂王浆”,喝着喝着,幼虫们就长成了蜂后——但只有一个蜂后能最终留下来。要么,是最先破茧而出的那个抢先登位,要么,就要经历一场激烈的夺位大战。

尽管凯特家境优渥,但在社会等级分明的英国,一个像她这样的女孩,与王室生活的距离依然是遥远的。尤其她出身工薪阶层的母亲,一度被小报造谣说在见到女王的时候很失礼地使用了“厕所”(toilet)“请赦免”(pardon)等“低层”的词,而不久之后又被澄清说虽然女儿与王子恋爱已经这么多年,她本人却从未蒙女王召见。

王子找到了他的伴侣,灰姑娘也经受住了考验,终于到了两人携手步入婚姻殿堂的时刻。屏幕前不知有多少观众为这梦幻般的一幕倾倒:“我,威廉·阿瑟·菲利普·路易斯,将娶你,凯瑟琳·伊丽莎白,为我的合法妻子。从今以后,不论好坏,不论贫富,不论健康或是疾病,爱你并珍惜你,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在上帝面前,我向你发誓。”

有意思的是,尽管鸟儿们并不能发誓,它们也有九成左右奉行一夫一妻的制度。只不过,根据生物学家的研究,这背后并不是什么浪漫故事,只是为了传播更多自己的基因已。

原来,一窝小鸟的成长并不容易,如果父亲把幼鸟孵出来之后就撒手不管,那很大可能这些后代就没有机会活下去,它的交配就白白浪费了。幼鸟要成长,需要父母齐心协力地喂养,训练它学会飞翔,正是因为这样,多数的鸟类需要选择一夫一妻制,以确保它们的基因更好地流传下去——人类夫妻可以相守一生,原因之一也是如此。一个孩子从呱呱落地到具备独立生活的能力,大致需要18年;加上人类比动物更注重对后代“投资”,所以,要很好地传播自己的基因,人类要比鸟儿辛苦得多。

这样的场景,倒是像极了威廉王子在16世纪的祖先们。在亨利八世时代,尽管奉行一夫一妻制度,国王在王后之外却有许多,其中不少还是大臣的妻子,甚至还有公开承认的、冠着大臣之姓的私生子;亨利八世本人为了得到一个合法的儿子而不断离婚,他一次次在教堂上对着上帝许下誓言,但他的6个王后中有两个被他以通奸罪处死。

虽然英国王室有过荒淫无道的时代,但作为英国传统价值观的坚持者,王室还是出现了许多至死不渝的夫妻。最有名的莫过于维多利亚女王,在她的丈夫阿尔伯特亲王去世之后的几十年里,这位当时全世界最有权势的君主一直坚持着素服,过着简朴的日子,整天沉浸在对丈夫的思念中,以至于把很多权力下放给了首相,间接促进了君主立宪制的发展。

但科学家不解的是,草原田鼠的“表哥”山区田鼠却丝毫不同,花心可比韦小宝。研究者们发现,出现这种不同的原因,在于草原田鼠在交配之后,会分泌一种加压素。

2008年的一个关于人类遗传学的研究显示,在人类加压素受体AVPR1A的编码区上游,有一段重复序列多态性与夫妻关系有密切联系。比如说,一些拥有RS3334等位基因的男性,会更难维持一段稳定的感情。他们更喜欢未婚同居,而不是结婚“在一起”。这一发现表明,人类维持一夫一妻制的深层生化机制可能与美洲田鼠类似。

威廉是否拥有“忠诚基因”,目前尚不清楚。不少来自中国的网友建议,作为“王子和公主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的男主角,他“至少应该先治治谢顶”!他们给这位头发日益稀疏的王子的治疗建议包括吃维生素片、涂抹“毛发再生精”和针灸等。当然,还有极具中国特色的食疗——一碗包括何首乌、当归、黑木耳和绍兴黄酒的何首乌炖鲤鱼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