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特写:石柱蜂蜜“猎人”谭定成

以前山里人物资匮乏,舌尖的一点甜就是最奢侈的享受。因此,土家族人世代都有养蜂的习惯,也练得一身“接蜂”的好本事。在当地,家家户户都会在房前屋后放几个蜂桶。不过,像谭定成这样养蜂,遍布方圆几十公里深山,那也是极少见的。

伴随着植物花期结束,家住石柱南宾街道黄鹤村的谭定成就要上山收割蜂蜜,这就是一年中最忙碌的“抢蜜季”。

进山的道路湿滑难行,老伴总得唠叨一番。一大早,谭定成和老伴一起出发了。南宾街道黄鹤村虽然距离县城只有半小时的车程,但进山的道路蜿蜒曲折,并不好走。

多年来,谭定成背着自制的木质蜂桶翻山越岭,在附近深山崖壁、岩洞里放置蜂桶,最远的蜂桶离村子有30多公里。

谭定成说,这深山的蜜蜂比村子附近的蜜蜂勤快,蜜源也广,这也是他格外偏爱“野外耕耘者”的原因。收割蜂蜜的谭定成夫妇也如辛勤的蜜蜂一样,早上天亮就出发,晚上七八点摸着黑回家,几个馒头就是一天的干粮。

割蜜的道路虽然崎岖难行,但收获的季节里充满了喜悦。老谭告诉记者,他的手艺都是祖上传下来的,从小跟着大人上山采蜜。他说,这土蜂蜜是天生天化的,养土蜂蜜,最关键的就是要让蜜蜂回归自然,同时还要多做桶,做好了桶涂上蜜,放在合适的地方,大山就会把蜜送给你。

“蜂王你辛苦了一年,我现在要找你分点蜜,现在我就要请你让一下,蜂王,请下,下桶。”老谭嘴里不停的念叨着。老谭告诉记者,这样腾动蜂桶的意思,就是说让蜜蜂从桶里出来,才不会伤害工作的蜜蜂。

紧接着,老谭点燃特殊的草,形成烟雾,对蜜蜂进行驱赶,把蜜蜂赶到桶底,然后就可以割蜜了。打开桶盖,排列有序的蜂房里裹着金灿灿的蜜,老谭用铲子轻轻铲出部分蜂蜜。可这蜜刚取一半,老谭就不铲了。

谭定成说,这是我们土家族养蜂人的传统,取蜜只取一半,因为冬天来了,花很少,我们需要给蜜蜂留蜜过冬,如果一下子全部取完了,蜜蜂就会饿死,或者离开蜂桶。

回到家,谭定成熟练的将捣碎后的蜜块装入细纱布中,悬空挂起,琥珀色的蜂蜜缓缓流下。看着甜甜的蜂蜜,老谭给我们算了一笔账,今年有20多桶蜜蜂,已经卖了120斤糖,卖了一万多元钱,现在还有5、60斤还没有卖,预计今年总收入接近3万元左右。

在石柱像老谭一样的养蜂人还有很多。据了解,今年,石柱共发展中蜂10万多群,蜂农户均收入达1.5万元以上。到2020年,计划总养殖规模达到15万群,产业效益到达4.0亿元。完成 “石柱蜂蜜”品牌打造、石柱县中益乡“中国中蜂文化第一乡”的创建目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