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紫荆山公园门口地铁站旁,为救身患重病的父亲,王泽阳和弟弟王泽宇双双休学,摆摊卖蜂蜜筹集医药费。

兄弟俩的父亲王东营,尉氏县张市镇边岗村人,身患强直性脊柱炎,身上多处关节僵直,生活不能自理,几年来经多方诊治已家徒四壁,花去医药费十多万元,但病情未见好转。

8月18日,王东营的病情恶化,又添新病,患上银血病,时常贫血,为去郑州医治,兄弟俩东拼西凑了5000多元。并且,王泽阳、王泽宇为了省去300多元的包车费,骑着电动三轮车带着父亲从尉氏老家,骑行近8小时、100公里路,奔赴郑州中原区解放军153中心医院。

他俩的爷爷奶奶去世多年,妈妈也于前几年离家出走,为了照顾父亲,上午哥俩在医院照看父亲,下午去公园摆摊卖蜂蜜。

哥哥王泽阳,16岁,该上高二,黝黑的脸庞上架着一副眼镜,神色中透露着这个年纪本不该有的忧伤焦虑。弟弟王泽宇,15岁,初中三年级,高高瘦瘦,说话腼腆,但干起活来毫不含糊,很是麻利。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现在兄弟俩上午就在医院照顾父亲,下午就到紫荆山公园西大门地铁口卖蜂蜜来维持父亲的治疗,一直到晚上8点多回去,每天骑电动车来回50多公里。爷爷奶奶都已经去世了,妈妈也走了,现在学校都已经开学了,兄弟俩都已经办了休学,他们说不能放弃爸爸,有爸爸的地方就有家。

”一罐蜂蜜卖45元,生意好的时候一天可以卖3罐,为了多挣点钱,我们还在淘宝上进行售卖,同时还会在快手、抖音上发一些蜂蜜的小视频,希望可以扩大销量,为父亲治病。”提起梦想,泽阳说,长大后想当一名科学家,觉得科学家很厉害。弟弟则想成为一位大老板,可以挣很多钱,这样爸爸就再也不用为钱担心了。

2009年,在给父亲杨崇生发完最后一条短信后,杨仁荣便再也没联系过他。杨崇生只得再次开始寻找儿子杨仁荣,“看到他母亲这样,他就应该立刻回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