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生馆用了精妙的套路让老人们心甘情愿地争着交钱!我的老伴跟我拼命也交了3200元,明天七点去领神仙药!”一位老人在微信里言辞激烈地控诉某养生馆。今年6月,根据群众举报,冷水滩区食药监局依法查处了该养生馆,现场除了发现违法经营的食品、保健食品、药品等产品外,执法人员还留意到现场有若干张《肽援助申请表》。随着调查的深入,隐藏在申请表后的“坑老套路”渐渐浮出水面。9月15日,笔者就此事进行了梳理和回访。

“姓名、年龄、性别、电话、住址、工作单位尤其是健康状况等这些基本信息都是必须填写的,不会写的有工作人员热心帮忙。”一位参与执法的办案人员介绍。68岁老人唐某,按照养生馆要求填写了一张《肽援助申请表》,其中“健康状况”一栏写着:“一直患有高血压、脑梗、冠心病、关节病、腰椎突出、视力模糊”。正是这些疾病的困扰,燃起唐某对“养生”的渴望,走进养生馆“不可自拔”;也正是这些信息的泄露,成就了所谓“专家”的“精准诊疗”,俘获了老人的“震惊和信任”。

唐某告诉办案人员,自己去听“养生课”的目的,和大多数老人一样,有闲着没事领“礼品”的念头,但自己更多的出于身体“健康”考虑。“4月的一天,我在路上接到广告传单,说可以凭此广告单到养生馆免费听课和领取一些赠品,于是我和很多老年人一样去听课。起初,一位号称四川科技学院的副主任在视频上讲课,介绍一种四何肽产品很好,可以治很多病,包括心脏病、高血压、糖尿病等,甚至癌症都可以治得好。然后,我们交10元买一张卡,每人填写了一张《肽援助申请表》,我在这张表上填写了我的基本信息和患有的一些疾病以及对肽的人生与理解、申请援助的理由,当天下午,我就交了5998元买两份四何肽,养生馆开了收据,并在本子上作了登记。”

据知情老人何某介绍,在养生馆,销售人员平常做的功课就是与老人们互动,唱唱“健康歌”,做做“健身操”,播放“健康视频“等,掌握老人基本信息,坚持到散场的就有送鸡蛋、挂面等礼品。等“热身”课做足,人员人心稳定,就推出“健康专家”视频讲座,推销主打产品“四何肽”等产品。关于这种肽产品被宣传得“如何之好”,在唐某填写的《肽援助申请表》上可窥一斑。

《肽援助申请表》最下面有一段话提示道:“肽,因其对特殊作用,先后五次荣获诺贝尔奖。一直以来都是少数人保护健康的特殊物质。更因其高昂的价格,在国外几乎只有少部分人能长期服用。国际肽科学学会千万援助计划,前所未有。请务必谨慎填写“。

通过“专家讲座”宣传和销售人员提示,唐某听懂了,这种产品不但有“特殊作用”,还价格“昂贵”,一般人“消费不起”;但是,来的老人都有“福气”,遇上了“国际肽科学学会千万援助计划”正在实施,只要填表申请,对肽的认识理解到位,写清援助理由,普通人也可以有机会买的。在销售人员指导下,唐某照本宣科在“对肽的认识和理解”一栏里写下四条:“1,肽是人类必须的营养素;2,肽是激活细胞的最高指挥官;3、肽对高血压、各种慢性疾病有特殊疗效;4、肽是构体组织的细胞主要成份,也是生长和特效修复的不可缺少的关键要素。”

“认识到位”了还不够,还需要认真填好“申请援助的理由”这一栏,这在“考验”老人们是“真心要”还是“假意要”,是“自愿”还是“勉强”。这难不倒唐某,因为他当时是“真心要”“自愿要”,于是这一栏他也填写了四条“申请援助理由”:“1,我因为上班很辛苦,年青时落下一身疾病;2、由于本人家庭经济条件差,经常吃药医治,疗效不好;3、一年住院好几次,只能缓解,不能治愈;4、现在中央和政府号召和关怀,实施前所未有国际肽科学学会千万援助计划,因此,申请援助,希望尽地把自己的疾病根治避免痛苦。”

填好表后,当天唐某的援助申请就被批准,买到了两份四何肽,每份2999元。是不是养生馆只卖一种产品呢?“不是”,知情老人何某介绍,“无论是养生馆还是体验所,除了有一种或几种主打产品,中间还夹杂多种食品、保健食品,什么利润大就买什么。”和唐某一样遭遇的69岁老人骆某,也是某养生馆的会员。他列举了他在养生馆的“消费清单”:“从4月12日开始听课,一个朋友介绍的。先后买了2盒藏红蜂牌蜂胶天然维生素E软胶囊,价格2000元;笑康堂牌熊宝汁3盒,价格1280元,另送一盒藏密蛇蝎毒膏;笑康堂牌天然视E宝,数量16盒,价格580元,另送手表一个;寿萱堂牌阿胶糕6盒,价格630元;端粒激元野因胶囊2盒,价格1280元,另送精香艾沙精油一盒。”笔者粗略统计了一下,骆某在养生馆“消费”达5770元。

而唐某在养生馆的“消费”也并没有结束。“养生馆的“健康讲座”活动一场接一场,产品推出一波接一波。“后来,养生馆号称有个武汉的专家医生来坐诊,我也去看病,这个医生给我把脉,并在一张纸上写出了我患有哪些病,我很震惊,就认为这个医生蛮厉害,把我的病诊断得很准确,因此,我就交了3800元买中药。中药不是现场给的,一般是交了钱一个星期可到货。6月13日,养生馆负责人打电线号开始吃。我还买了膏药和罐装驼奶粉。”唐某告诉执法办案人员。

“哪有那么厉害!都是套路”,执法办案人员一语点破,“你的病情都写在《肽援助申请表》交给了销售人员,销售人员再将你的病告诉了所谓专家医生,他们一唱一合设了局,你蒙在鼓里。”

填写申请表只是掌握老人基本信息的一种手段,而免费听课、免费体验、发放赠品等等活动,则是养生馆投放的“诱饵”,只要老人们闻“饵”而至,他们的个人基本信息和健康情况都会通过填表、登记、寒暄等方式被养生馆掌控。养生馆销售人员会根据掌握信息,“对症下药”“因人施诊”,针对不同需求的老人推出不同的保健宣传和产品。

“他们表面上都证照齐全,产品合格,吃了没什么用也吃不出什么毛病,明查一般也查不到问题。违法行为主要集中销售人员恶意夸大宣传、虚假宣传,设套路恶意欺骗消费,但他们很狡猾,都是口头宣传,现场不摆放产品,职能部门取证难执法难。”一位参加过多次保健食品执法办案的副所长告诉笔者,“规范保健食品经营市场需多管齐下,社会共治,职能部门要加大联合执法打击力度,督促保健食品经营者履行社会责任、诚信经营,还要加强正面宣传教育,提高中老年人正确健康保健观念和防骗能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