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金融的蜂巢1330亿的逻辑

这个时间点很玄妙。另一边的二级市场正迎来一场前所未有的盛宴,多家小巨头和独角兽密集登陆资本市场,包括港交所和纳斯达克在内的交易所们生意兴隆,却难掩股价表现的整体低迷。

即使是一级市场,现在也并不是一个好的时候。很多资本的募资进展都颇为不顺,基金们对于B轮及B轮后的投资都十分谨慎。

对比之下,京东金融1330亿的估值,接近小米市值的三分之一。和另外两家新上市的独角兽相比,是优信当前市值的8倍,映客市值的16倍。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CEO懂财务。和著名的新浪曹会计一样,陈生强也是京东CFO出身,自然擅长算账。什么样的公司可以享受更高的PE值,他一清二楚。

2013年,京东金融成立时,陈生强就提出了金融科技的自我定位,而没有去赶当时火爆的互联网金融热潮;从2016年开始,他又不断在各种场合不断强调数据和金融的强关联性。当年的第八次中英经济财金对话上,他发言称,“数据是金融行业的最大公约数”。

在京东金融2018年会上,陈生强提到,要“不惜一切代价建立科技领先优势”。为此,他们在技术投入上表现得十分大手笔。

比如表现在挖人上。2018年后,可以看到京东金融频繁公布的新高管信息,包括前微软亚洲研究院城市计算负责人郑宇、前北欧银行集团副总裁张旭、招商银行信用卡中心原总经理助理王钰等。

“下一阶段,主攻方向包括人工智能、感知技术、物联网、区块链等”,为了在前沿科技的研发上不落人后,陈生强甚至专门在硅谷建了一个AI实验室,并找来前亚马逊首席科学家薄列峰、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UIUC)计算机科学学院博士彭健等人加盟。

复盘来看,过去四年京东金融在技术投入上的成本年均增长率超过100%。在此基础上,通过对Zest Finance、聚合数据、数库、聚信力、Talkingdata等外部数据和技术公司的投资,其数据生态和基础设施进一步得以完善。

对于这个问题,陈生强给出的解决方案是B2B2C,即通过以技术能力服务机构,来实现来终端用户的服务。

从外部去观察京东金融的B端合作落地,除了“工银小白”这种与单个银行合作的产品,更值得关注的是他们今年陆续推出的针对中小银行的行业性解决方案,包括“IaaS+SaaS+FaaS”平台融信云、零售信贷产品“北斗七星”等。

多个行业解决方案的连续落地,意味着京东金融的科技金融能力已经逐步框架化和模块化,具备了持续输出的能力。

我们看到,京东金融已经开始进入政务服务领域。今年6月举行的2018年中国城市信用建设高峰论坛上,京东金融推出了落地福州的国内首个智能城市信用平台,覆盖数据储存与处理、模型算法、应用搭建三大功能,可以为政府和企业提供信用档案、信用诊断、信用风险预警等服务。

这一产品出自京东金融今年新成立的城市计算部,由前微软亚洲研究院城市计算负责人郑宇掌舵。除了刚刚提到的城市信用,城市计算还可以应用于城市交通、环境、能源等领域。

走出金融,意味着京东金融的服务边界正在拓宽。一旦升级完成,我们看到的就不只是一个垂直的科技金融公司,而是一个对外输出数据场景和解决方案的技术服务公司。

表面上看,“B2B2C”似乎是绕了个远路。但在所谓的“互联网下半场”,B端业务才是人口红利终结后的破局之道。尤其是在金融这个高度分散的行业,向B端机构的场景、数据和技术输出,不仅可以提升业务天花板,还能在未来享受更高的毛利率。

熟悉京东金融的人,可能听过陈生强的“蜂巢理论”:京东金融的业务体系像一个六边形的蜂巢一样。蜂巢中心是现有的业务,只有把中心建稳,才能沿着每条边不断对外延伸;中心越强,对外延伸的能力就会越快。这样才是最稳固的模式。

“B2B2C”的模式和“数字科技公司”的定位,都并不意味着完全放弃C端业务。任何能力和模型的输出,其有效性都需要经过验证,自营的C端就是最好的试验田。这就是陈生强所说的蜂巢中心。只有得到充分验证的方式,才会被作为解决方案向外输出,成为蜂巢中向外延伸的部分。

5月底,京东金融宣布将原有的业务线重新整合,成立个人和企业两大服务群组。其中,个人服务群组由消费金融部、财富管理部、证券业务部、众筹业务部、农村金融部农村渠道部、保险事业部与支付业务部等个人服务业务部门组成;企业服务群组则由供应链金融部、金融科技业务部、农村金融部农村信贷部、保险业务部与支付业务部等企业服务部门组成。

很明显,两个服务群组正对应着蜂巢的中心部分和延伸部分,各司其职,又互为支撑和辅助。从这个角度来看,这次架构调整应该是为了更利于“B2B2C”模式的长期发展。

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把京东金融和美团做个比较。尽管二者的实际业务完全不同,但在路径上都可以拆分成“基础+延展”的模式。

美团的基础是团购业务所培育出的庞大用户群,在此基础上,王兴可以在生活服务这个范畴里不断扩展边界,这也是美团的核心竞争力所在;京东金融的基础是自营的C端业务所验证的C端用户洞察能力以及对金融业务的理解能力,陈生强可以在这个基础上不断向B端机构输出相应的能力和解决方案。

如今,美团上市在即,市值很可能在600亿美元左右。所以,1330亿的京东金融背后,实际的支撑是陈生强的蜂巢理论和B2B2C的未来空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